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路向暖,静候花开

一晃若干年,匆匆又夏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临海听涛,立鸿鹄之志, 浩气回荡,抒巾帼情怀, 厚积薄发,誓改千年俗念, 独步文海,白云生处有人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湖北网络小说大赛参赛作品】断 线 的 风 筝(短篇)  

2008-01-21 20:16:24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断 线 的 风 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文/木子佳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 从校长办公室里出来,我就知道,我又错了。我错在不该抱有希望。

    我说:“课程改革首先不仅在于教师观念的更新,同时学校也得加强学生的思想道德建设,提高他们的认识。这样,才有可能面向全体学生,促进学生的持续发展……”说这话时,因为兴起,我忘了自己的身份。一,我不是学校决策之人;二,我忘了我是代课教师。

    校长说:“你的教学理念,我很欣赏。当然啰,也包括你曾经发表在杂志上的一些文章。你现在的教学就按你的思路去做,我相信,会有成效的。”

    校长的声音疲软,只差没下逐客令。

  “可我很是希望教学中能得到学校的支持与帮助。”我记起我走进校长办公室的使命,并没有知趣地走开。“比如教学资源的共享……”

   “哦,你是指用电脑制作教学课件——不同意非指定教师上机。这个,是学校定下来的制度。学校就那么一、两台电脑……这样,” 他沉思了一下,“你把你的创意告诉他们,让他们代你完成,这还省事……”

    我没有再继续下去,忙起身,客气道:“那就这样吧,打扰了……”我走出了校长办公室的门。

   走在大街上,我的心不时被冬日闪烁的阳光撞击着。街上不时也有学生走过,跟我打着招呼,亲昵地叫着我。这时,我就会想起我多年前教过的学生,在意外中相遇的情景。他们的惊喜,和我的惊喜。我惊喜他们的成长——稚气的脸上透露着成熟;怀抱着的书本说明他们的充实;灿烂的笑容说明他们的健康。我笑了,在他们的问候声中,在他们迫不及待地表述中……我同时品味到了一个作为教师的幸福。

   我是一名农村代课教师,因为本地教育事业单位编制的饱和,我担着教师的这个职业,却又被拒之门外。这话听着就让人觉着矛盾。但在农村这样的事实却是随处存在。一些有权之人,凭借着自身的优势,为其家人谋取了这一职位,但其家人又上不了这三尺讲台。于是,农村偏远地区就出现了“缺编少岗”这一假象。代课教师走上了这三尺讲台。

    我是96年大学毕业的,毕业于一所民办大学。那时,男朋友在家乡的农村已经教书一年。因为农村的“缺编少岗”,我又为了追随男朋友的足迹,就顺理成章地做了一名代课教师,等待着政府的招安。

   98年,天降甘露。听说要转正一批代课教师,我心中一喜,觉着有了盼头。可细一打听,人就疲软了一截。原来是当地领导层为了解决一批教师子女就业问题而出的下策。我不是教师子女,也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他们成为国家的正式员工。

   这之后,政策好像在逐年放宽,加之改革的春风吹遍大地。国家企事业单位开始面向社会,大量招聘人才。我想,平时的我工作业绩颇佳,又有这证书那本本的,搭乘这趟列车,挤进公门,继续从事我所喜爱的教师职业,应该不成问题。哪知,政策一下来,我成了大龄代课教师,终不能挤进公家之门,只有等待政府一刀切的命运……唉!我叹了口气,烦躁地走进了屋。

   丈夫正在生炉子。满屋子的烟呛得人直流眼泪。在烟雾中,丈夫谢了顶的头从这里移到那里,不停地忙乎着。我不禁鼻子一酸,从丈夫手中接过蒲扇,不停地向炉膛里扇着火,扇得我眼泪直流。

   丈夫见此,就说:“还是我来吧,你歇着去。”

   我又烦躁地把蒲扇还给了他,走进了里间的卧室。

   丈夫与我同在一所中学教书。他是公立教师,平时虽有业绩,但因寡妇睡觉,上面无人,也只能老老实实地做一名百姓老师。工作尽心,但无奔头。

   一会儿,丈夫进来,带给我话。他说:“刚才江涛来过电话,叫你到前面去一下。”江涛是管我们年级的副校长。老婆孩子在外,自己单身一人住在这里。一逢放假,总是这理由那理由地找我前去,说是激励我,实则想亲近我。但每一次总是被我巧妙的躲过。今个儿又是星期五,下午放学学生早没了影,教师都合家团聚了。此刻,简陋的校园就像空巢的鸟窝,寂静一片。我一个代课教师,总是被人遗忘的角落。这会儿叫我前去,会有什么好事?我继续躺在床上,不想理会。

   丈夫说:“听他言语,好像非要你去一趟不可。你还是去一下,赶明儿又把小鞋你穿。”这话说到我的隐忍上。前些时,因为江领导找我谈话,我推说身体不舒服没去。结果,集中会议时,虽然没有遭遇点名批评,但也着实被含沙射影地扫荡了一通。他说什么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,学校的规章制度就成了一纸空文了?有个别同志纪律散漫,无视学校领导,无视学校工作,工作安排不能得到落实。你这是拿着人家碗不受人家管嘛?吃饭哪有这么容易的……傻子听了,都知道这是在说我。这还不算,接下来的几天后,因为我是带班班主任,冲厕所的活就被调整到我们班。好长一段时间,学生都跟着我受累。

   我“呼啦”下床,心想,他还能把我吃了?这样想着,我边拢着头发边大步流星般地朝前教学楼走去,大有视死如归的样。看得丈夫怔忡了半天。

   穿过简易花廊与操场,就是我们学校的主体楼——教学楼与综合楼。或许因为江涛是领导单身,又或许是方便他办公,所以他的寝室就安排在他办公的隔壁间。当我敲响他办公门的时候,他却出现在他的寝室门口。见到我,他满脸堆笑。“你来了,这边请”他打着手势。我迟疑了一下,还是进了他的屋。

   屋内摆放整齐,除了烟灰缸里的烟蒂,几乎纤尘不染。他见我久久不肯入座,便开玩笑说:“站客不久留,你这不会是来了就急着走吧?” 他说着,上前来就要揽我坐下。我拂过他的手,靠近坐到了茶几前的沙发上。心想,既来之且安之,我不妨洗耳恭听。他倒上一杯水,给我放在茶几上。然后又自个儿拎了茶杯,捧在手里呷了一口茶,就来到我的跟面坐下。他叹息说:“你啊,一直是我的心头病!”他的话透露着亲热,好像与我一家人。我应该受宠若惊,但我习惯了少言少语,只听他说:“你代课也不是一时半会儿了,总该要找个出路。” 他替我操心着未来。我仍没有吱声,继续等待着他的下文。他说:“前几天,我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消息。消息说,陕西省将全面清理农村代课教师。具体清理办法将予以不同的情况区分。对已经取得教师资格的人员,通过竞争上岗择优聘用。对未取得教师资格的人员,二年内离岗自行参加学历教育,取得教师资格的,通过竞争上岗择优聘用;未取得教师资格的,按照“谁聘用、谁清退、谁补偿、谁做工作”的原则予以清退。对已取得教师资格但通过竞聘未能上岗的人员,由教育部门制定相应政策予以清退……我想,其他地方都这样了,我们会不会借鉴过来?”他问着我,见我无意回答,又说:“你本科毕业,又取得教师资格证,教书又是能手,按照他们清理办法——竞争上岗,应该没有问题……”

   我当然没问题。我喜爱教书且多有心得。我自信地想,但没有打断他的话。“这几年,你也发表了不少文章。现在,你不妨把写作重点放在教育教学这块,多投点稿,争取写出点名堂,等候时机。”

   这番话说得意味深长,我不再表示感谢,恐怕良心有愧!同时,我也应该被他的诚意所感动。我忙予以感谢,并说出了我现有的困惑。我说:“这或许对我来说是个激励。但报纸宣传终究是个传媒文字。上了报纸不见得就能落实。更何况地方还有地方的差异。”我想起了报纸上曾经刊载的某监督电话,有人打去却是空号。况且,这下传政策指不定在途中就被截取,哪还有我们下层阶级。他听出了我的疑虑,跟着也说:“你的疑虑也不是不存在。有些传媒为了哗众取宠,就是空穴来风,搞一些假道消息。但这次我看到的消息来源于《教师报》,八成的可信度应该是有的。至于地区教育部门是否变相下传消息,还有群众的眼睛嘛!”

   他一副官腔,说得确凿。可我兴趣并不大,这样的消息我看得多。几多年甘肃省定西市岷县代课教师就有了招考机会,考中了即可成为正式教师。但这样的机会对于我们这里的代课教师来说,几乎等于零。

  “你应该抱有信心!机遇这个东西……”他劝勉着,但又好像觉着再说下去,依旧是提不起我的兴趣的,便也停了下来。他起身,跟着拿过一份文件,递给我,说:“这是区里下发的一份有奖征文文件,你拿去看看,按要求写一写,争取得个奖。”说着,人也顺势坐到了我的旁边,开始眯着眼打量我。我没有理会,盯着征文看。“‘科学发展观’,这一主题有点难度。”我对他说。突然发现,他的手正向我腰间抄过来。我惊异站起,逃也似的要离开。他一把抓过我,拉进他的怀抱,色迷迷地说:“乖乖的听话,在这里我不会亏待你的!”说着头也就向我压过来。我又踢又咬,手脚并用,终于挣脱出他的怀抱。上刀山下火海我都认了!

   周一,江涛还是隔着桌子把那份文件丢与了我,他说:“你代表我们年级组好好写写,争取得个大奖!”我看他,脖子上还挂有抓痕,便咬紧嘴唇忍住笑。他见我盯住那个地方不放,便也自嘲地说:“这个猫爪子真也厉害!”

   同事老张听了,打趣地说:“江校不是也惧内吧?”

   他狠狠地瞪了我一眼。然后,一言不发,走了。

   坐在我旁边的李娜朝我挤眉弄眼,问:“你的杰作?”

   我不可置否。

   对面王姐则与小梦两脑袋凑在一块,叽叽咕咕地说着,不时还发出窃笑声。

  我起身去倒水,李娜接着跟了过去,小声安慰道:“别理她们,心理正不平衡着呢!”

  我转身朝她一笑,轻拍了一下她的肩,“没事的。”然后回到自己的位置,夹了书本就来到了教室。

  这天下午放学后,李娜告诉我,她表哥仍然在那个地方等着我。她说的那个地方是街道处的一个茶餐厅。每次她表哥回来就在那个地方宴请我们,我就向他汇报他儿子近期学习的情况。最初是我们三人一边吃着一边聊着他儿子的转变。这一来二去,我们就熟悉了。李娜正在恋爱,经常有约。所以在以后她表哥约会的日子里,她好说歹说,硬是逼着我单刀赴会了。到了后来,不是特殊情况,她表哥干脆就直接约我了。她表哥在这座城市做着钢材的生意。大概是个有钱的主,每回有约,他总不会空手而来。一条丝巾、一个发卡、一支口红……最让我与他保持联系的是,他带给我的一本玛格丽特·米切尔所著的《飘》。这本书一直是我想看的。因为书售价之高,家里的开支又是一笔接着一笔,所以每回逛完书店,留连一阵,最后还是依依不舍的离去。这心愿不了,我曾与李娜说过,没想到……今天,她表哥好像刚刚理过发,打扮得挺精神。谦和的笑容始终挂在他的脸上。我问,最近又发财了?他憨笑不语,从提包里拿出一包东西。送给你!他说。我一看,是“玉兰油”整套化妆品。我嗔怪他,叫你不要带东西给我,你为什么就不听呢?我高兴。他继续憨笑说。你再这样,我就不来了。我说。别别别。他赶紧制止。其实为了儿子,值得!你不知道我儿子有多么喜欢你。他又老话重提。他儿子从小就被他妈妈离弃。所以一直以来,他性格孤僻内向,不爱搭理人。平时就是与他爸爸,他也很少言语。自从转到了我们班,从李娜那里了解了他的情况后,我便以慈母般的心接近他,开导他,并且不断地鼓励他。赞赏是我重拾他信心的主要药剂。日日如此,月月不断。最近,听他爸爸说,他变开朗了,话语也多了。学习上也在长足的进步,估计考上高中没问题。眼看着要丢的孩子,能有这么大的转变,做父亲的哪有不高兴的?不过此刻,父亲高兴得似乎有点忘乎所以。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说:“王莉,你真可爱!”说着的眼中像注满了湖水,湛蓝湛蓝,温柔无比。不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我抽出了自己的手,低下头,唯恐自己掉进了湖中。他深深地叹了口气,说,这孩子从小就离开了妈妈,没有体验到母爱。自从转到了你们班,他的性格是一个大的转变。这些多亏了你,是你给予了他母亲的爱,让他有了好的心理基础。你让我怎么感谢你啊!他的话说得诚恳,我就问,你没打算再娶吗?哪有这么容易。他黯然,又说,有合适的,她又不肯。说着他就看着我。我躲闪着,说,时间不早了,我得回家了。他站起来像往常那样目送着我的离去。

  今天,是全区教师集中学习新课程之日,公立教师都夹了听课本上县城了。我是代课教师,不在被通知之列。于是,硬是被儿子拉了去放风筝。此时是早春,郊外正是“草色遥看近却无”之天地。儿子拽着风筝,灿烂的笑始终挂在他脸上。儿子是放风筝的高手,风筝被他拽在手里,越飞越高,像一只展翅飞翔的雄鹰,直穿云霄。儿子高兴地叫着,风筝上天了!风筝上天了!拽着风筝的儿子越跑越欢,就像一只撒欢的鹿儿。突然,只听见“嘣”的一声,风筝断线了。儿子呆立在原地,注视着那只断线的风筝仍在空中遨游,儿子伤感地说,妈妈,线断了,风筝再也回不来了!

  是啊,风筝再也回不来了!它明天将会在哪里?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6)| 评论(3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