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路向暖,静候花开

一晃若干年,匆匆又夏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临海听涛,立鸿鹄之志, 浩气回荡,抒巾帼情怀, 厚积薄发,誓改千年俗念, 独步文海,白云生处有人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创小说)为谁花开(第1章)  

2008-12-31 21:31:11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 为谁花开》:一篇真诚有效的小说。小说主人公雅竹,是一位走在人群中即被淹没的女子。花开为谁?简单的取与舍,不能说明问题。看过小说,你就会明白。——小说力求真实表现,不规避人性脆弱的描写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  文/木子青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颤抖的手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是否仍在风中摇摆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万方的风已静,阳光也不曾有过吝啬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原可任凭命运的摆布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倘若没有那江南游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江南的游子哟,你何时归来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问,声音带破山河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遍又一遍,等待着回音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忧郁的眼神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是否仍在追寻着远方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近前,山寨扎起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迎宾曲直逼耳目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原可任凭芳泽露吐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倘若没有那江南游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江南游子哟,你身迹何在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叹息,深情的泪如倾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江南游子哟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原可任凭岁月的流逝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倘若没有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的泪容尚铭记在我的深心。”
        林雅竹把自己深藏在椅子里,思想得不到片刻的休憩。他怎会这样呢?他得结婚,他得生子,他得为他的高家延续香火。他母亲见她一回就絮叨一回,期待的目光在等待中变得黯淡。每一回,她都这样劝他:不为自己,也得为你老母想想……每一回,他都变得无声,她的话就在时间的流逝中变得缥缈。他离她远,她不能为他亲事张罗。牵线搭桥还得你情我愿。她记得有这么一回,那时正逢暑假,他在一所院校上班。她给他电话时,他正休假。她在电话这头说:“你回来一趟,我给你一个惊喜!”他在电话那头笑。“你的电话就是我现在的惊喜!”她嗔怪他老不正经,尔后又拿他没办法。“听话,快回来!”她只得命令。 她的话让他有一种甜蜜感,他就在电话这头应道:“行啊,我也想你!” 她撂了电话,她可不想听他勾人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 他们是老乡,住在同一镇上。他家在镇北,她家在镇南。俩人从孩提时就相识于这个有着江南特色的小镇。小桥流水,他们愈走愈近,青山绿水见证着他们的爱情。高考那年,她落榜,就近读了一所民办大学。而他也好不到哪里,面对不高的高考分数,他只能就读于一所不起眼的三本大学。结果毕业分配,他到了一个临近倒闭的厂子。之后硬是逼着他考研,这么三年硕士读下来,他成了大龄青年。她也在父母的逼迫下,与当地一位青年教师结了婚。说是逼迫,是因为那时她很落魄。工作无着,又无他的半点音信。她是家中独生女,也不能丢了年迈父母外出打工。这样,在本地跟着丈夫从这所学校辗转到那所学校。当她快做妈妈的时候,他突然寄来了一封长达8页的信。迟到的求婚令她伤心欲绝。他说,他现在供职于一所院校,估计有这么一份能力共创他们的未来。他爱她,一直以来都是!只是,之前景况的难堪令他难以言爱。他又问,这会儿向你求婚不晚吧?最后他写道:我爱你!等着你!花前月下不奢求,但求相伴永远!看着信,她哭得好伤心!她甚至有点怨恨他——他不该在这个时候寄来这封信,搅乱她好不容易平复的心。但很快,她又冷静了下来。她照着地址也向他发出了一封长达8页的回信。信中她道出了她这么多年的思念与无奈。最后,她写道:高翔,我们的过去了,一切都过去了!我曾经等待过,期盼过,可是那么多无奈令我无从选择,我嫁人了,即将出世的宝宝需要一份完整的爱!对不起,我只能送去我诚挚的祝福,祝你尽快找到你生命中的另一半!

        捧着有着这么多无奈的回信,高翔也哭了。这么多年来,自己一意孤行,他毁了他们的爱情;毁了他们的幸福!他原以为,自己分秒必争,为着他们的幸福打基础,她会等他!可就是没有想到她所要面临的那么多无奈,以及对生活的惶惑!他不怨她!一个柔弱女子又能撑多大片的天!

         ……

        那年,高翔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故土。站在这座古老的石拱桥下,久别重逢的喜悦充溢着他。他是该惊喜!他惊喜这么多年过去了,自己还这么急巴巴地在此处等她!恋她!激动的心有如当年——就要从心口蹦出。一阵风起,一片落叶从地上掀起,又打在斑驳的桥身上。看着岁月残存于桥上的痕迹,他又蓦然惊异——生活何至于逼迫他遗落了他们的恋情?自己有如铜墙铁壁,不闻窗外事,一心读圣贤书?他好不可思议。好在,他现在有如睡美人般地醒了。他即将见到他心爱的公主了。他朝四周望去,搜索着每一个从桥上走过的人们……

        “看什么了?”林雅竹魔术般的从他身后绕出,姣好的面容一点未变。只是,多了些许成熟的韵味。这更让他心动!他握住她两只手,紧得让人感到一种热情、活力与激动。

        林雅竹笑微微地看着他,“你回来了!”

       “我回来了!”他答。眼睛片刻不曾离开。

        林雅竹从他手里抽回了自己的手。一阵羞红起,她好难为情。看看四周,她说:“我们得找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   高翔笑了。他顺手招来一部计程车,“我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 上车后,林雅竹笑他,“行啊,阔别多年也不忘本土。”

       他看她,羞红了脸,有如当年。“别笑话我,这不是我回来的路上无意间撞见的。”

       看着他羞红的脸,她一阵心动,赶紧移开目光,生怕自己回到了当年。

       在高翔的指引下,他们来到一处刚开张的茶餐厅。说是刚开张,是因为这里的一切都是新的:新的饮食行业,新的布局,新的格调……这样一个休闲的场所,落脚于这样的小镇,说明了这里人和年丰,又向现代文明迈进了一步,有了文化的气息。高翔不由感慨:“家乡真的变了!”

       “你也不是变成熟了,更加稳健了。”林雅竹温柔地打量他。

       高翔的心仍沉浸在相逢的喜悦中。面对她温热的目光,他很急切,“我对你的心没变!”说着的眼睛愈发明亮。

        “看你,”雅竹一下子警觉起,躲闪。“嘴巴仍像抹了蜜。” 接着她劝道:“你也老大不小,该成个家了。” 她可没忘叫他回来的目的。

         高翔只是对她笑,不想言语。

       “我帮你物色了一个对象,绝对的温柔可爱。”林雅竹欢喜道。

       “这就是你给我的惊喜?”高翔开始懒散地伸展着双腿,了无兴趣。

        雅竹没有理会他的懒散,她为她的发现而高兴。“你不知道,我帮你追得有多辛苦!她才肯答应见上你一面的。你可要好好把握,啊?”她亲切地问着他。

       “你安排吧。”高翔眼中的光芒黯淡了下去。这些,电话里他们不晓得谈论了多少次,每次都是她在劝说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觉着这个地方不错。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她。”雅竹环顾着四周,依然兴致勃勃。她拿出手机,开始拨打那个叫小芳的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 完了,高翔问:“你就这样迫不及待地把我推销出去?”

        “瞧你,什么叫迫不及待!”她责怪他。然后又向他热心地介绍:“这个小芳,她可是我们学校公认的校花。人漂亮,还特善良。追她的人可不少,你可要好好珍惜!”

        “可你不珍惜我!”高翔小声嘟囔。
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 “行,”高翔坐直了身子。他知道她的个性,有了主意轻易是不会改变。他拿过面前的碧螺春,对她说:“我听你的。”说完,一口喝干了杯中水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会儿,小芳出现在门道口。雅竹扬起手,招呼她过来。

        小芳确实漂亮。柔顺的长发披肩,长相甜。

        雅竹站起,小声地问着高翔,“不错吧?”她很满意为他介绍的这个女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 高翔正低头沏着茶,听到她的问话,茫然的随声附和,“嗯,不错。”好像需要介绍的不是他。

        雅竹不满意地瞪了他一眼,转过头来又亲热地拉起近前小芳的手,笑微微地对她说:“小芳,这就是我与你说的同学高翔——”她介绍着。

        高翔点了点头,继续把弄着自己面前的茶杯。

        雅竹忙让高翔招呼着小芳坐。自己则叫来服务生,问着她要来茶水。然后,欢喜着拍了一下手,好像了却一桩大事,拿过刚才撂下的手提袋,她说:“老同学,我可把小芳交给你了……”说着,私下里意味深长地对他竖了下拳头,好像在鼓励他搞定她。转过头来,她又笑着对羞红了脸的小芳说:“你慢用,我这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高翔一直未语,见她要走,才问:“你,这就走了?”

        跨步向前的雅竹不得不回过头来,“瞧你问的,难不成我真做一回灯泡。”她玩笑着,并跨出了门栏。

        几天后,高翔电话告诉她明天上午九时坐车回校,问她要不要送下他。第二天,雅竹带着孩子来送他,见小芳不在,便问:“小芳呢?”说着就用眼四处搜寻。

        此时高翔正被她小孩吸引,他嘴里逗着孩子,话语却对着她。“哦,我没有通知她。”雅竹便责怪他不该如此。高翔也不理会,继续躬身逗着孩子。他从包里掏出一个锃亮的玩具车,问孩子:“告诉叔叔,喜欢吗?”

        这是一部全自动遥控小汽车,鲜亮的车身令孩子眼睛睁得贼亮。“谢谢叔叔!”他一把抱过车子,欣喜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 高翔直起身子,“那天,这小玩具车就带去了。你走得急,倒忘了。”见雅竹还嘟哝埋怨过不停。“好了,别埋怨了。我知道你的好心,会与那个叫小芳的联系的。”他拍着她的手,像是给予她保证。沉默了一下,见孩子正专心地玩着那玩具车,便也凑近她,压低声音说:“我会想你的!”然后温热的眼光罩着她。

       雅竹内心波澜瞬间起,但她依旧躲闪,嘴上忘不了嗔怪。“什么话?”然后,她牵起孩子,慌乱地向他告辞,“你上车吧,我也回了 。”

 

      阅读第2章链接:http://www.jjwxc.net/onebook.php?novelid=377242&chapterid=2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8)| 评论(4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