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路向暖,静候花开

一晃若干年,匆匆又夏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临海听涛,立鸿鹄之志, 浩气回荡,抒巾帼情怀, 厚积薄发,誓改千年俗念, 独步文海,白云生处有人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的生活我的歌  

2008-02-05 14:22:48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生活我的歌 - 木子青 - 花开无声 

  是夜,风徐,月明。草丛之中,还有点点萤火在那里幻化着神秘之光。走在郊外,刚才在室内的那层倦怠,经风一吹,早已是荡然无存了。

  夜的妩媚,心的专属,又是花的季节,我是不会做梦,但也会圆梦的了。想红拂夜奔、司马琴桃、张生跳墙;想徐志摩与陆小曼、郁达夫与王映霞,在五四时期闹得轰轰烈烈的种种壮举,而又被后人传之为千古佳话。再想与这些望尘莫及的只有生物学意义上的夫妻——人生在世,不得不生儿育女罢了。其他的都无从谈起的那种无奈,不是愚蠢的无奈。我都能理解且接受。然而我的,说什么也不可以在这里见“传”的。前一种,我只能掩卷而答,来世吧,此生完矣!后一种,我又是极其不甘心的。尽管爱情是这样的“可遇不可求”。但独处时,我仍会不断地自问,难道“举世滔滔”,真的“知己难求”?

  没有缠绵的爱情,但也不是没有爱情。这就是我全部的青春絮语。出了校门,走上社会已经有几年了。几年来,人事的变迁,尘世的忧患,早已是把当年那个满载着神话故事的女孩消磨殆尽了。尽管如此,但每每想起泰戈尔的“使生如夏花之绚丽,死如秋夜之静美”,对自己又是满怀信心的。这种信心是与纯世界相共鸣的。并在无家可归的境迫下,把成人的那种“青灯壁照人初睡,冷雨敲窗被未温”的孤寂与躁动一并外化为一种沉默。旁观、冷静地注视着那一对对在商品交易下所完成的男女婚姻,我自己是不喜亦不忧。这种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忧”,想必就是潜意识里,那个还不曾失落亦不曾再创造的梦。梦见“知我者谓我心忧,知我者谓我己求”的“高山流水咏知音”者。想他尽管不修边幅,华发丛生,但有着学子风度的仁者志士,私下里也着实自我陶醉了一番。

  他的出现,继而与我的牵手。一切来得是如此的自然,如此的平静。未曾有千人话题的“一见钟情”,也未曾有“倾膝如旧”之感。只是相识于刹那间的惊讶。惊讶于涵盖我之上的那层“忧郁”,以及那个书生之貌。我受之吸引,受之陶醉了。在那徐徐送来的爱抚之光下,告别了我那纯情少女之华。只想让这种亲昵,这种爱抚永远不离左右,永远感受这份拥有;只想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,不离不弃。

  有了港湾,那种舒坦、受用是无法言表的,也不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流逝的。婚后的爱情生活宁静、安闲,也乐得平凡。对于未来只是一种认可。每天,晨光微熹之时,或者他起身,或者我起床,在悄然无声中准备着我们的早食。然后,吃过早餐的我们又开始忙乎我们的生活,在油、盐、酱、醋中打发着我们的时间。晚上,我们同样会各自找一处场所。他习他的字,描他的红。我读我的书,写我的文章。我们互不打扰。当时针转了一圈又一圈,快满圆时,我们也会互相提醒着对方:“休息吧,别累着了自己。”然后,熄灯睡觉,好像是昨天的事。

  当然,我们也有这个的时候。我们相对而坐,随意地聊着日常话。无语时,竟也会同声道:“要不,明天我们去出游!”说罢,相视一笑。现在想想,那一刻是幸福的。

  于是,我们去出游。不是很远,就选择了附近的名山秀水。出门时,我们兴致是很高的。我们哼着曲唱着歌,倏忽间就来到了这游人如织的风景区,开始兴趣盎然地欣赏这份大自然的美。时值阳春三月,百花盛开,鸟雀归巢。春意盎然形容这里一点不夸张。我游玩了这座山,又想去荡那个湖。看先生时,这才发现,不知啥时,他脸上早已写满了倦意。回来后,从此,我们再也不提出游了。日子又回到了从前,有关怀,也有牵挂。

   我不知道这究竟是不是一种爱情。但我知道,我喜欢这种安宁。喜欢在一早醒来,他对我的微笑;喜欢晚上看书的中途他送上来的一杯热奶;喜欢在未收到稿件采用通知的日子里他对我无声的鼓舞;喜欢他身处异地却也不忘给家中一个电话,尽管话语是那样的俗气。这种种喜欢,逐渐地让我相信了,生活也许就是这个模样——平淡而闲静。曾有一度,我们生活循规矩蹈,犹如运转中的机械。到了后来,我发现这种生活其实就是一种秩序,一种公式。生活在这种秩序里很轻松,很闲适。虽有约束,但没有什么心理负荷。轻车熟路,每一个生活情景你都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。

 鲁迅先生曾说,没有了创新,“安宁与幸福是要凝固的”。在过着“静扫空房惟独坐,日高窗下枕书眠”闲居式的生活中,久之,我已感受不到这种幸福了,我的听震盲了我的心。时时刻刻,我都被窗下那高山流水似的音乐所吸引。这种音乐具有惊涛骇浪之势,又有着春风拂柳之柔。我为之心跳,为之动容。我举步欲前,意欲淋漓尽致地享用这份缠绵。出门时,未曾感觉到先生的不安,自己倒像个浑然无知的孩子,全然不见送我出门的先生,他的神伤与憔悴。末了,他说:“青青,很感激,你带给我的幸福生活。”我莫名,唯知我的安宁与舒坦,那份闲情。眨眼看他时,这才发现初见他时的那层忧郁不见了,继而代之是另一种忧伤。他又说,面露羞惭。“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会努力的。”慌乱中,他又无奈地笑了。“你走吧。”他目送着我,但迟疑的步伐并未因告别而离开。他替我拉开了大门,说:“这扇门永远为你而开!”他说得诚恳而态度坚决。“对不起……”我猛然扑向了他,自责的心让我愧疚不已。他拥我入怀,脸上也多了一滴清泉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