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路向暖,静候花开

一晃若干年,匆匆又夏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临海听涛,立鸿鹄之志, 浩气回荡,抒巾帼情怀, 厚积薄发,誓改千年俗念, 独步文海,白云生处有人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创)生 活 着 呢   

2008-06-28 19:59:21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原创)生 活 着 呢  - 木子青 - 花开无声  

 从会计室出来,汪泉就觉得会计室那个女的有点面熟。在哪里见过的呢? 汪泉集中心思,觉得有必要回想。一、听老会计讲,由于工作的需要临时又招聘了一名会计。也就是说他的酒厂将发扬光大,又新添了一名工作人员。他有必要了解。二、老会计介绍时,新来的会计正低头核算着什么。他只看到了一个侧面,可是这个侧面竟让他的心灵为之一震。他想上前打个照面, 可这老会计又把他引向了另一个话题。现在想来, 他突然记起了十年前的那几个晚上。是她。他已确定是她。十年前, 他还是一名小小的乡办事员。而她——朱丹也是乡政府一名清洁工,是临时的那种。那年, 他虽二十四五岁, 可经历了几次爱情的风波, 可以说他的身心受到了重创。他不是一个英俊的小伙子,长得粗短且黑。但是, 接触朱丹是件很容易的事。    

   那时, 他虽是一名乡小小的办事员, 可是他是国家正式职工。 这一点使他面对朱丹, 虽然几经爱情黑暗, 但有足够的信心与她交往。而且经常是伴有某种优越感。朱丹不漂亮, 但却是属于那种耐看的女孩。他们接触不久, 便像一般的青年男女那样, 开始一步步靠近对方。从相互传递纸条到频繁约会。这一切的一切,都让朱丹感觉, 自己是在恋爱着的。瞧瞧他那双眼睛, 是多么深情! 看着你, 看着你, 好像要把你吞噬。每回朱丹都无法抗拒这双眼睛, 一任他的牵引。直到有一天, 同事小张拉过朱丹, 问:汪泉结婚, 你打算送多少? 朱丹懵了, 她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。结果, 她还是去参加了汪泉的婚礼。回来后的几天, 她甚至还与他约会了一次。她忘不了他的那双眼睛。那年, 朱丹十八岁。

   回到家里, 晚上, 汪泉面对着妻子, 满脑子想的是朱丹。从今天看到的这个侧面看, 朱丹端庄了, 透露出成熟。 想到这里, 趴在上面的汪泉, 对着妻子表现了空前的亢奋。

   郑承风怎么也未曾料到,短短的几个月,几次交往,竟然这样地恋记一个女人。她是一个艰难的求生者。从她身上, 你是很容易就能察觉到她身上的那种打拼的精神。可是, 他深深地知道, 在这个地方, 要想挤进“公门”,仅凭实力远远不够。你得有“关系”, 有“后台”。什么资格证书、办事能力……仅仅是一个托词。你有资格证书,他说你不具备那个能力;你有那个能力,他又说你缺乏那个素质。结果,你仍然是一位淘汰者。于是,每一次的招聘名额全让给了他们那些关系户。所以,每一次,看着她从这个单位进那个工厂出,不能求个安稳,他只能在背后替她长叹一声。他也仅是一个职能部门的小科员,知道这种社会现象但无能为力。虽然如此,明处,他仍是一个劲地对她说,要沉住气,坚持自己的阵地。金子总是会闪光的。每回听到这,朱丹就笑了,说我连个石子都不是,还金子呢。他就又说,你是矿石。这时的朱丹就低下头来,小声地说,恐怕就你眼中是了。此时,他就会走上前,长辈似地拍拍她的肩,说,相信我的眼光。说完,他又很汗颜。

   昨天, 朱丹打来电话, 说她被聘于一个酒厂。而且这个酒厂目前还是区里的一个拳头产业,很景气。郑承风听了,很为她高兴。就在电话这头建议,怎么样,可以庆祝一下吧?朱丹在那边听着,也觉得他们应该聚聚。这些日子,如果没有他的支持,朱丹很难相信,她会这么幸运。于是,他们约定在一起吃个便餐。

   朱丹到达“家常便饭”这个餐厅时,郑承风已经到了,正在那里翻阅着一份报纸。朱丹走过去说,对不起,我迟到了。郑承风收起了报纸。笑着说,我也是刚刚到。说着拿过菜单,递向朱丹,问吃点什么?朱丹推向他说,今天我请客,你点。谁请客?谁点?一样。郑承风说完,又不容推却地把菜单塞进了朱丹手里。朱丹晓得郑承风的个性,就不再推辞了。心想,买单时,自己一定要主动些。

   还习惯吧,你?郑承风看着一个劲低头吃饭的朱丹问。朱丹含着菜,抬起头来,疑惑。郑承风笑了,又补充,工作还顺手吗?问完,郑承风又觉得问得多余。他晓得她的能力。朱丹含着菜也笑了。说,早上赶时间,未过早。她又指了指自己的空肚子,很饿。说着笑笑就开始吃东西。郑承风曾经问过自己,朱丹哪里可爱?现在看来,率真,就是答案之一。现在的女性,大多做作。特别是在男性面前装模作样,扭扭捏捏,套头特多,搞得大家都不自在。与朱丹在一起,他觉得很轻松。

   当朱丹再次抬头时,发觉郑承风正看着她。她一下子脸红了。拢着额前的一缕头发,她说,你看,我都快扫荡一半了。她看着桌面。发觉有点不对,就问,你为什么不吃?郑承风微笑着,拿起桌上倒好的啤酒,递向朱丹,说,喝点,这样有助消化。这就是郑承风。每回朱丹跟他在一起,朱丹就会感觉到哥哥般的温情。朱丹拿起酒杯,举向他说,我得感谢你!感谢什么,我又未曾帮助过你?郑承风也拿起酒杯,与朱丹碰过问。呃,朱丹喝了一口,说你的支持,你的鼓励。想想看,如果没有你,我早就没有信心了。说到这里,她又记起了什么,重重地喝了一口,然后扬起头说,不过,得又先试用三个月。不要紧的,郑承风接过说,并拿起筷子,示意朱丹吃东西。又补充,我相信你!朱丹又笑了。一下子来了情绪。夹上一筷子菜吃过说,告诉你,这家酒厂老板我认识。是吗?郑承风为她欣喜,跟着说,这样不是更好?朱丹咀嚼着口中的食物,神秘地说,那可说不定。

   走时,朱丹还是未买成单。因为不知什么时候,郑承风付过了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原创)生 活 着 呢  - 木子青 - 花开无声

  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酒厂的大多数人突然发现,他们的老板不再经常出门,只是有事无事地总爱往会计室跑。会计室的老会计姓张,我们叫她张姐。她的年龄不大,与汪泉不相上下。张姐的长相一般。特殊的是她身上的肉特多,该鼓的和不该鼓的全被一些肉堆挤着。说丰满,不像;说不丰满,不是。还值得一提的是,听说她是咱区几大班子之一某某的夫人。这些天,因为汪老板的勤来,可把我们的张姐忙坏乐坏了。你说怎么着,汪泉来了哪里也不坐就坐张姐跟前。坐下后,工作上的不是工作上的只要是能扯得上,就天南海北地扯上一通。刚开始,张姐觉着这老板是寻开心来了。时间长了,张姐就寻思着:不是老板对她有意思吧?因为这屋里,除了她就剩下刚招聘来的小朱。小朱时时刻刻忙着呢,一会儿填这个表,一会儿拟那张单,对他们的谈话从不参与。张姐就喜欢朱丹这个样。默默无闻的,办事效率又高。所以,汪泉后来带来的瓜子、糖果、话梅之类的,张姐总忘不了给朱丹留一份。

  有一天,张姐不知什么原因,没来。可汪泉来了。朱丹站起来,说老板,张姐不在。说着的架势好像是在下逐客令。汪泉好像未曾听见,径直走上前来说,朱丹,这么多年了,你还不能原谅我?朱丹说,老板,正上班呢。汪泉没有理会,继续上前。说朱丹,我这天天往这里跑,你当真我是为了那个谁啊?朱丹站着仍未加理会。汪泉又说,朱丹,我很后悔,你能给我改错的机会吗?说着上前来就要去抓朱丹放在桌上的手。朱丹忙抽回了自己的手,坐下。在抽回自己手时,朱丹发现,汪泉落下了一滴眼泪。她不禁心里一动,牵扯到了往昔的某一个镜头。但嘴里仍冷冷地说,汪老板,你又在哪里喝酒了?说完低下头,继续整理着她手头的工作。

   良久,朱丹口渴,抬头起来,想倒杯水,结果她看到了汪泉那双潭水般的眼睛。你,没走?朱丹惊呼。嘘,汪泉用两指盖住嘴,示意别声张。我等你下班一起吃顿饭,行吗?他请求。朱丹想推辞,可汪泉作恳求状,又想想自己的工作才刚刚开始,朱丹于是点点头。

   朱丹漂亮了。坐在朱丹面前的汪泉再次作出肯定的结论。最主要的是,一种天然的神韵从朱丹身上显露出来,使汪泉心旌摇荡,真恨不得立刻把她拥入怀抱。但他谨慎着,他真怕朱丹因为他的冒然而再次从他眼前消失。十年前,婚后最后一次与朱丹相约回来,他就有点后悔。他一直不清楚他当初的选择,是嫌弃她当初不体面而又是临时的工作,还是她当时的稚气?他不明白。但当他再去找她时,朱丹已经走了,说是出去读书了。从此,他们永没相见。这十年中,汪泉只要想起她,就觉得心头有点痛。现在,老天有眼,他们又在一起了。尽管时过境迁,但他还是想好好地把握。

   吃饭时,汪泉征得了朱丹的同意,和她一同来到了镇上一个比较偏僻的小饭馆。饭馆尽管小,但这餐饭仍吃得很丰盛。

  入座上菜,当菜上得差不多时,汪泉说,朱丹啊,那时,我竟然没有能力请你吃上一顿,想来惭愧。说着拿起酒瓶开始倒酒。

   朱丹说,现在你是老板了,发达了,吃饭自然不成问题了。话虽说是事实,但汪泉听着就变了味。

   不,不是,汪泉忙赔笑,我只是很感谢你今天肯赏光。说完,他把倒好的啤酒递与朱丹。

  朱丹接过。但说,我是不会喝酒的。沉默了一下,她又补充,要喝你喝吧,我吃菜。说着开始低头吃起菜来。

   汪泉看着朱丹吃菜,很长一段时间,他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为好。为她夹菜,她谢绝;问她喝不喝饮料,她摇头。汪泉搓着手,最后,他拿起自己面前的酒杯,自喝自饮起来。

  此刻餐桌上,只听得见两人的咀嚼声与喝酒声。

  一会儿,朱丹感觉自己吃得差不多了,准备告辞。

  抬眼看汪泉时,不觉心为之一动。原来对面的汪泉已是泪流满面,正在用手偷偷地抹着自己的脸呢。

 朱丹走过去,夺过他的酒杯,往桌上一放,说,你这是怎么了?

 汪泉一侧身,就拉住朱丹的一只手,往脸上贴。说,朱丹,你不能这样对待我。汪泉声音颤微着。

 怎么了?朱丹意欲抽回自己的手,可汪泉紧抓住不放。

 朱丹只好用另一只手拍打着汪泉的肩膀说,好了汪泉,你先放开我,我们谈谈。

  等汪泉放下她的手,朱丹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,开始对汪泉说,汪泉,我们能见面,说明我们有缘。我们应该珍惜这份缘。

   汪泉听着,眼睛里放出光来,跟着说,我也正是这个意思。可我不明白,你……

  朱丹说,但是,过去的已经过去了。我现在是你名下的一名打工嫂,我们是老板与职工的关系,请尊重我!

  现在,朱丹继续说,我们都有家庭与孩子,都有责任的。

  朱丹说着就站起来,拿起面前的酒杯,对汪泉说,汪泉,很感谢,你今天的午餐。说完她仰脸一饮而尽。然后拿过自己的背包,离席而去。后面是汪泉痛苦的叫声,朱丹……

  走出门的朱丹发现,自己也是泪流满面。

  她不是一个坚强的女人。郑承风说她生命力强,她说是生活磨炼出来的。完了背后,她不知道自己要抹去多少受屈眼泪。

  在来这个酒厂上班的第一天,她就看见了汪泉,知道了他是这家酒厂老板。在那么一瞬间,她想转身离去,可转念一想,离开了这个工作,就又要远离儿子,远离这个家,出远门了。她犯踌躇了。最后,为了儿子、家庭她决定还是留了下来。

  汪泉,是她埋在心底的一个恶梦。现在梦醒了,她希望一切都归之于平静。她有一个好家庭。丈夫爱她,儿子又可爱。她很知足。但是,见到汪泉,她的心动了。她管不住自己不去想他。那双眼睛,那双恶魔般的眼睛纠缠着她。每天上下班,她都被这双眼睛迎进送出。到最后,他干脆跑进了会计室。虽然明着不是找她,但她感觉到了他就是为她而来。尽管他一个劲地与那个张姐聊着说着笑着。她还是很容易感受到,他不时投过来的目光、眼神,是无意的又是有意的。她不是没有体会出他的用心良苦。可是,这是不可能的,不可能的。她有丈夫,丈夫爱她。她也满意她的这个家庭。

   今天上午听汪泉说,“你能给我改错的机会吗?”她当时听了就觉得好笑。他以为他是在买东西,买错了,想换就换,想改就改。真是的,这个汪泉,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,婚姻又不是儿戏。再说,孩子都这么大了,能改吗?不过,听到汪泉说出这话,朱丹还是蛮高兴的。但是,汪泉哭了,朱丹虽然表面冷冷,但内心里也十分难过。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难过,是为他动情而动,还是也为自己内心纠缠的那个结难过?

   走在大街上,被风一吹,朱丹感觉轻松多了。她踢着路边的一个空易拉罐,听着它骨碌碌滚动的声音,她笑了。

  

  日子就这样向前走着,就那次与朱丹吃过饭后,汪泉再也没有来过会计室。只是,时不时听到张姐的埋怨,这个汪泉,是把我给忘了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