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路向暖,静候花开

一晃若干年,匆匆又夏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临海听涛,立鸿鹄之志, 浩气回荡,抒巾帼情怀, 厚积薄发,誓改千年俗念, 独步文海,白云生处有人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小说】玉 女  

2009-11-13 14:01:53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木子佳都市情感小说序列之二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玉    女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■木子佳

 

题记:我多想,一不小心,就和你白头偕老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1

  玉女在办完母亲的丧事后,就回到了武汉。武汉的天气晴朗。深秋的阳光带着点点暖意尾随着玉女。玉女穿过前面的天桥,就可以望见自己公寓楼的窗口。窗台上养着一盆百合,是今年春玉女去花市特意为母亲选购的。母亲说,过了这一年,我一定去你那儿看看,也让我的闺女有孝敬我的机会啊。听过去,母亲的声音健朗明亮。她是万没有想到此时,癌细胞扩散神速,母亲已经到了无可挽救的地步。玉女每天上班下班,好不容易有了的工作,让她对周围事物的敏感几乎等于零。她痛恨自己的木头。

 在公寓楼下,玉女看到晨晖。晨晖站在树的阴影里,安静的目光似乎有宛转与疼痛。他是朋友丝竹的男友。等候这里,玉女并不认为是因为自己。身心的疲惫与沉痛,玉女拒绝一切复杂。

  晨晖迎上来,拎过她的手提箱,然后跟着她上楼。她的房子在四楼,一会儿就到了。可是玉女怎么也打不开门锁。手不住地颤抖,钥匙插不进去。晨晖接过,门很容易地打开了。进去。关上门,晨晖就把她拥在怀里。他的眼睛里有明亮的泪光。玉女在瞬间愣神,但心里的悲伤马上像水一样覆盖了她。她又像一下子找到了亲人的臂膀,眼泪泛滥。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男人气息让她痛哭失声。

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2

  玉女和丝竹是在一次招聘会上认识的。那时的玉女感觉山穷水尽。屋漏偏逢雨天。学的是中文,又恰逢全球金融危机。小城来的玉女要想安身大城市真的艰难。玉女打电话给母亲,我还是回来吧,教书也没有什么不好。身为教师的母亲却深知女儿的乐趣不在此。一支神来之笔是她从小就有了的梦想。母亲鼓励她说,从小你就是个聪明的孩子,我一直相信你!母亲坚定她的信念,然后又说,别担心钱,用完了就给妈妈打电话。只是玉女真的不想再负累母亲。

  几千人的大型招聘会场,每一个摊位前都挤满了应聘的大学生。填表,咨询,投递简历……开始有选择,后来信心受损,就变得有些盲目。玉女应聘武汉市一家房地产公司。递过简历,想着到边上喘息会儿,刚转过身,她就听见有人在喊她。她是招聘方的一位负责小姐。年龄与她相仿,模样却比她成熟稳重。姿容端庄,留着长发。她问,你叫李玉女?玉女点头。对于这个名字,总会有人感兴趣。当初父母为她上报户口,最终因为喜欢,就把叫了几天的李玉兰给替换了。这位小姐好像也只是问问,转过头来,对身旁坐着的中年男士笑说,如此清纯靓丽,可以做我们公司的形象大使。坦露的揶揄,玉女也没有抱什么希望。但是她回过头来也对玉女笑,欢迎你加入我们公司,具体事宜请明天上午8:30来公司详谈。这是我的名片。她从包里拿出一张个人名片,递给玉女。玉女看上面写着:殷丝竹,武汉舒亚房地产公司市场营销部经理……

  第一天上班,玉女才知道公司规模是很大的。多个部门,隔层办公。走廊里总能碰见拿着文件夹办公的人员,匆匆而过。环境极其豪华。玉女最初的工作是跟着老编辑秦大海办好企业内部刊物《居家与民生》。秦大海是老报业人士,以前在《长江日报》负责某个版面的编排,擅长新闻写作。在这里算是发挥余热。内刊编辑部,他是挂帅的,包括玉女,就只剩下一名日常杂工。玉女从上班那天起,就跟着他策划,采编,组稿,定稿,出刊。一月一期,很忙。但到底有多少人在看这份刊物,玉女不知道。这天是周五的下午。玉女在老编辑的安排下,写了一篇人物专访稿。快下班的时候,她接到楼上丝竹打来的电话。电话里丝竹问她今晚要不要出来玩一下。玉女嗫嚅着。她已经知道丝竹是公司老总的女儿。不想套近乎,让自己感觉受累。甚至拘谨得像个白痴。她同样害怕两个不说话的女人坐在一起,长久的缄默。可是丝竹的声音爽朗,热情。那么就这样,我在公司楼下等。玉女笑笑,只好收拾桌面上的东西。

  十分钟后,玉女在楼下大门口看到丝竹。长发披肩,身着藏青色长裙。她站在自己那辆银灰色的跑车旁,有着女人的矜持与韵味。看见玉女出现在大门口,她脸上露出了微笑。嗨,玉女。她喊。玉女走过去问候。殷经理好。玉女今天穿的是一件白底粉红色的长袖裙摆上衣,下面的裤子是普通的府绸棉。丝竹继续打量她。峨眉秀脸,清容淡妆。若比桃花,多了内涵。她赞赏地点点头,这种颜色也只有你玉女穿才不会被糟蹋。玉女,你让我妒嫉。她的直言与豪爽,玉女初有好感,心轻轻地打开。对着她静静地微笑。玉女说,丝竹,你也蛮可爱的。说过她就愣神。直呼其名,她有点吃惊。丝竹低头笑,然后愉快地扬起脸,那么上车吧,小姐。

  车上了中山大道,路就变得宽阔。车内播放的是Sissel的英文曲。这位挪威女歌手资格够老,三年前玉女就收藏过她的CD盘。玉女问,你也喜欢Sissel的歌?谈不上特别喜欢。丝竹说,只是觉得她的声音干净,有一种空灵美,像高山上的流泉。悦耳。是一种生命流动的韵律。这也是你最初给我的感觉。喜欢的感觉。她看了玉女一眼,就专心开车。路面上车流越来越大。前面路口好像被堵,堆积了许多车辆。现在正是下班的高峰,玉女不再说话。她在想,她说话总是这么直接吗?

  在华美达天禄酒店,丝竹不断看表。玉女说,要不,咱们散了。玉女并不喜欢这样的场所,中规中矩,拘谨得很。她宁愿坐在哪个临街的咖啡馆。温和的灯光下,可以看着对方的眼睛发笑。丝竹好像也看出了她的局促,忙说,一会儿就好了,他应该马上就到。酒店灯光明亮,偌大的包间只有她们两个。玉女不明白,两人吃饭,为何要选择这样豪华的地方。她可请不起。丝竹低着头,她说玉女,说出不怕你笑话。自小母亲离我远去,父亲昏天黑地地忙生意,根本顾及不到我。家里,经常是除了我,再就是钟点工阿姨。我害怕孤独。然而另一方面,性格高傲,交不到朋友。大学里,虽然碰到晨晖,但我仍然感到孤单。现在他在武昌工作。一江之隔,我们更是一周难见一面。有时漫漫长夜,我真想过江而去……那次在招聘会场看到你,我想我们可以一起逛街;春天的时候,可以回到校园看樱花……我很珍惜你,所以把晨晖也叫过来了。丝竹说得这样诚恳。玉女才知道,有些东西光看表面是不能定性的。她握住丝竹的手,我们可以成为朋友。这时候,一个男人走进来。

  他穿着随意。一件棉质长裤被洗得发白,但样子俊朗。看到玉女,他愣了一下。然后笑着对丝竹说,我们去唱歌,好吗?他是晨晖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1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