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路向暖,静候花开

一晃若干年,匆匆又夏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临海听涛,立鸿鹄之志, 浩气回荡,抒巾帼情怀, 厚积薄发,誓改千年俗念, 独步文海,白云生处有人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小说】为谁花开(17)  

2009-05-20 13:39:58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《为谁花开》:一篇真诚有效的小说。小说主人公雅竹,是一位走在人群中即被淹没的女子。花开为谁?简单的取与舍,不能说明问题。看过小说,你就会明白。——小说力求真实表现,不规避人性脆弱的描写。

      阅读第16章链接:http://www.jjwxc.net/onebook.php?novelid=377242&chapterid=16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7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木子青

 

          在回办公室的过道里,他们碰上了杜春花。“哎呦呦,这怎么回事啊主任?”她惊诧地让出道来。

      “小姑娘喝多了。”

      “喝多了?——要不,扶她上我那儿躺躺?”杜春花的单身宿舍就在这走廊的尽头。

        这行吗?瞧她这模样,随时都有可能呕吐。“别愣了,指不定她现在特难受呢。”杜春花热情地催促着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好吧。”眼下也只能如此。——他的住所离这里可有几步之遥,办公室沙发上又容易着凉。“那可就要麻烦你了!”

       “你可真见外,好歹我们也是在一个屋檐下工作的。”她不免说他。什么时候,台湾口腔也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杜春花在前打开宿舍门,高翔跟后扶进肖碧云,并给她躺好,起身时他对杜春花说:“她醒来可能要喝水,也可能做坏事,你得准备一个垃圾桶,还有……”麻烦她,他还不习惯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麻烦,不麻烦。”杜春花热心快肠,还替她掖了掖搭在她身上的羽绒薄被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高翔站了片刻。“那就这样。”然后走出了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今天星期五,一般情况下,如果没有紧急任务,高翔安排自己一个轻松的周五。周末也就可以痛痛快快。再说,就他现在的供职,工作时间空间都有较大的弹性。工作紧张时,他可以通宵达旦;闲时,他可以做做自己喜爱的事,比如:看书、写字、摆摆围棋……自从上次与区电视台,做成了一期关于“水厂整改六个月,昨向大家交答卷”的专题报告后,他基本上处于空闲时期。平时上上班,无非是读读上级文件,替区长们写写材料和发言稿等。这样的日子有时挺绵长,但他必须习惯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下午,他接了几个电话,又草拟了下周市委组织部要到他们办公室考察的工作报告,几乎就没事了。这个时侯,谭卫青推门进来,往他桌前一坐,“下班后有什么安排?不防咱们出去喝酒?”谭卫青是他们科室的另一名副主任。平时工作主要是协助钱副区长分管农业农村、计生、司法等。最近,新农村建设使他有点忙。常常是办公楼里看不到他的身影。既便如此,平时也是一个在办公桌前坐不了三分钟的人。他更习惯在酒桌上转。用他的话说,叫做工作百好,不如酒桌上的一杯酒好。他深谙一个道理,协调各种关系,酒杯很重要。所以,四十刚出头,大腹就便便。

         工作上,他与高翔不同。单说他写材料,以前蛮认真,是个笔杆子。现在懒散了。心情好,草拟个提纲,提出个人的观点和看法,交给文书;心情不好,吩咐下去,一样不耽误。要是上级有个什么建设性的提议,需要发表个人言论。这也很简单。现如今因特网遍及世界各地,找上百度大婶或者搜狗大叔,输入关键词,一刻工夫,一篇洋洋洒洒的言辞便脱颖而出。再稍微改动改动,谁能说不是他的东西?这无事时,日子也好打发。看看报,品品茶,这个部门转悠转悠,那个部门溜达溜达,跟领导说几句贴心的话,和下属开几句不伤风雅的玩笑,冷不丁,便成为了一位大众欢迎的人物。谁个不喜欢他?

        高翔于他谈不上喜欢不喜欢。这一个檐下工作,低头做事,抬头笑脸。每个人都能遵循社会周转规则,表面上都能和谐相处。有时,他也与他出去喝点酒。应和着谈点男人口中的那点事。常常在他放肆的笑中,他感受到他那种习惯享受物质和生活表象的愉悦。他就喝酒,他也不打扰他。过后他说,别把自己整成一个跋涉苦行的云游僧。言下之意,你得及时行乐。像他,四十来岁,就与多个女人有染,如鱼得水,活得很是滋润。高翔独身,放在刚接触那会儿,他认为他这是时尚——这独人不独身的,比古时皇帝还逍遥。时间久了,确实也没发现,他与哪个女子不明不白。有时,一同外出,也没见着有那个爱好。一直不明白来着,但也不窥见。这是他的优点,——不会因为自己的好奇,而一门心思地想打探别人的隐私。这样,能在一块喝喝酒,就成了一件高兴的事。谭卫青高兴有人倾听,高翔高兴喝酒不寂寞,心思就不会放在酒杯上方的那片不散的青云。当然,有时他们也侃侃时下热门话题,像神舟飞天,奶粉事件……好像也能侃出点共同语言来。一次喝酒,高翔说到了肖碧云他们镇的宏图发展,谈到了肖碧云的工作执著与工作韧性。他还真听了进去。第二天,他要去了材料,还下了一次乡。结果见了成效。他说,这大学生当村官不多见,咱得支持她。话虽说如此,高翔也不会不明白。“建设新农村”这个顺手人情,他也得记住——他知道他们是老乡,窃以为他们还有待进一步发展。

        高翔丢给他一支烟,自己也点燃了一支,然后把打火机递与他,“这段时间常到民间,又收获不少经典吧?”
 
       “大丰收!”他未说,人就先笑了起来。”你听听,——教师在农村扫盲,让农妇认被子两字,农妇想不起来,教师提示:睡觉时你身上是什么?农妇说是老公。老师哭笑不得,进一步提示:老公不在的时候呢?农妇:是村长!哈哈……”他笑得韵味悠长。高翔怎么都觉得无聊,但也随意地笑了笑。笑语过后,他问高翔,“知道下周考察团的意向吗?”

       “不知道。”高翔实话实说,“好像也只是随意动向,没什么明确目的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你就没听说过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这个人的政治敏感还得在铁炉里炼炼。”高翔玩笑地指了指自己的大脑。

       “听说咱科室的贺主任要退了?”这个他倒知道,听杜春花说的。他点头。“上面正考虑接班人了!”

       “那你得努力努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实话?”他试探。

       “我这刚来不久,总不会成为你的绊脚石吧?”高翔问得直白。

        他讪笑,也实话实说,“那可说不定。现如今不拘一格启用人才。你虽来不长,但成绩不菲啊。咱这个小小县城,哪个百姓不念叨着你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你夸奖了。找个假想敌,论资排辈也轮不到我。”高翔也笑。

        谭卫青爽朗大笑,“咱哥俩说话就是这么直爽。痛快!”他站起,在烟灰缸里捻灭了烟头,“走,喝酒去!”

       高翔也站起,“今天可要对不起了。——老太太一早就来电话,叫回去喽。再说,还有个乡妹子等着我捎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乡妹子?”谭卫青佯装着瞅了瞅四周,“不会是金屋藏娇了吧?”
 
       “金屋藏娇,也算得是件功德圆满的事。藏也得藏个没人知道的地方。”高翔笑言。

        谭卫青也笑。“好了,不耽误你了。”说着,笑着步出了办公大门。半天了,笑声、脚步声还在走廊上回萦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阅读第18章链接: http://www.jjwxc.net/onebook.php?novelid=377242&chapterid=18


   

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)| 评论(1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