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路向暖,静候花开

一晃若干年,匆匆又夏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临海听涛,立鸿鹄之志, 浩气回荡,抒巾帼情怀, 厚积薄发,誓改千年俗念, 独步文海,白云生处有人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小说】我 是 童 男  

2009-09-10 18:13:46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木子佳都市情感小说序列之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文/ 木子佳

   题记:他说他很无辜,叫这个时代给耽误了……

 

   写下这个题目,我感到悲哀,又或者是一种心酸。爱情是心中未升腾的焰火。当我决定点燃时,它却绽放在别处。

   琼是我上大学时认识的第一位女朋友。因为相同的际遇,我们走得很近。琼和我都是农村娃。姊妹多,能读到大学,实属幸事。我们都很珍惜。所以,最初的认识,自然是在阶梯式的教室里。因为用功晚,我们常常是最后两个走出教室的人。那天,天色更晚。冬天的夜空,寂静空阔。肆意的寒风,无情地入侵着我们单薄的身子。昏黄的路灯下,她单调的身影被拉成了线。我追了上去,你好,我是宏。我自我介绍。第一次发觉自己并不是想象中的木讷。我笑着说,前面转弯处有一家夜市摊,小吃丰富。如果不介意,我请你!尽管我口袋里的纸币是一月赶一月,也常常饿肚子。但这样的冲动由来已久。她停下,抬头迅速看了我一眼。瘦削的个儿,泛旧的中山装显得小,但还干净平整。略一迟疑,她说,还是赶快走吧。再晚些,怕是宿舍大楼的铁门要关了。再走,她便放慢了脚步,愿意与我同行。

   琼是那种不抢眼,但很耐看的女孩。肤色健康,有着沉静的个性。自那天交言后,我们便时常在一块上晚自习。她读的是会计,我念的是中文。她说她喜欢文学,为了好就业,就选择了现在这个专业。以后即便是大城市没有她容身之地,她也可以下到乡镇企业谋得一席之位。贫穷,让她首先想到的是就业。我与她都属于没有选择的人。唯有用功读书,才能在一息尚存中寻找未来。或许因为这些,我们相处默契。大学四年,感觉心是满的。学习,学习,之外的空隙,全都因为对方的存在而填满。第一次亲吻她,是在夜自修后送她回宿舍的路上。记得那是春天的晚上。晚风轻拂,潮湿又带些清香。仰起头,粉白花瓣就会轻触颜面。撞击在嘴唇上,有温柔的感觉。她有惊喜。我把唇送上去的时候,她安静而温柔。手臂缠绕,她无声的迎合。我想,这个夜晚是甜蜜美好的。就像天边的月亮,那时,它正温柔地看着我们。

 

   阴暗拥挤的酒吧,沸腾喧嚣的音乐,狭小暧昧的舞池。我只对“火焰”似的烈酒感兴趣,对琼蓝色的回忆只进行到此。小馨说,爱情的美丽就像烈日下的花朵,失去水分,不能持久。说着她又笑,举杯,仰头,抬手……喝酒比我还利索。然后,她拉了我的手,径直来到台下的舞池。

  小小的舞池,霓虹闪烁,音乐在继续。是那种激烈亢奋的电吉他前奏。她迅速融入了洪流。身子猛烈摆动,头发四处飞散。恣意浸沉。一段音乐过后,见我仍站在原地,你不喜欢?她问。动作依然,只是身子舒缓了许多。我指了指刚才来的地方,我到那边等。我还是不习惯把自己交给疯狂的音乐。

  小馨是我在酒吧里认识的女孩。一段时间,人情绪低谷。吸着烟,一杯一杯的酒喝得自己麻木。小馨这时出现。蛇形腰肢在简约吊带棉裙服饰下,轻盈如握。眼睛上方抹有银色粉妆,隐约闪烁光彩。眉动之间,俏笑嫣然。眼波流转,她说,哥好酒量,也不请妹喝两杯?红颜女郎,酒吧多的是这样的小妹。我对她们没有兴趣。放了钱,我起身离去。

  再一次遇见她,是在另一处酒吧。结了账经过吧台时,我看见她。短的牛仔裤,黑色蕾丝外随便套了件无袖短衫。光脖子露脐,十分性感。一位男人喝了酒,纠缠着,不肯离去。她亦绯红着脸,却在极力挣脱男人的手。见我靠近她,她挣脱出男人的手,向我扑来。她伏在我肩上啜泣。男人见我俩认识,讪讪地走到一边。我扶了她走出依旧喧闹的酒吧。

   夏天的夜晚,霓虹光影,植物发出深长的呼吸。空气清香。我扶她坐在街边条椅上。我不知道我们该往哪里?看着身边盈盈楚楚的她,刚刚呕吐过,这会儿已发出均匀的呼吸。问她,你家在哪儿?我送你回家。只有夏虫和鸣。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少。

   夜已深,有露水濡湿她的睫毛。我打算带她回我的寓所。寓所在城市一隅的台北路,云海楼层,有电梯上下。公司照顾资深业务员,我有幸分得半室一间。多年飘泊在外如浮萍,总算有个睡觉的地方。我扶她上楼,安排她躺好。在我起身离开时,她突然抱住我,脸埋在我的脖子里。她低声说,到底有没有爱情。我闭上眼睛,没有发出任何声音。

  今晚注定无眠。躺在厅里的沙发上,琼的戚容不断浮现。

 

   续集: http://lj.keh.blog.163.com/blog/static/41723581200981571330369/edit/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9)| 评论(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