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路向暖,静候花开

一晃若干年,匆匆又夏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临海听涛,立鸿鹄之志, 浩气回荡,抒巾帼情怀, 厚积薄发,誓改千年俗念, 独步文海,白云生处有人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彼岸,花开,为谁等待(Track 4 当爱在靠近)  

2010-05-31 18:42:58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Track 4  当爱在靠近

 

 

回到武汉,生活继续,但人很疲倦。不去学校,不上网,不接电话。在冷气十足的空调房里,只是昏睡。但是程晨晚上来了。他说,我知道你在里面。我打开门。他还是像在电话里那样寡言。我们坐在厅里的沙发上看电视。张国立、蒋雯丽主演的《金婚》。婚姻的幸福在于对方的眼里始终有你的存在。争吵,猜忌,哭闹,甚至有过第三者,都是太在意对方的态度与感受。婚姻不自由,大概也是爱情的一种表现形式。爱情的虚,从这里可以看到是过高地估计了生活。你应该这样,不应该那样;我们应该这样,不应是那样。当更多的现实冲击着生活,总会有人受到伤害。我与程晨不存在幻觉。当初他向我倾诉,我作为倾听者,或许给了他心灵上的判断。但是我只是想找一个与我同数绵羊的人,对抗虚无,黑白的天。然后夏露回来了,生活又回到了它既定的轨道。而不像程晨所说,她与男人分手,没有去处。我只是暂时收留了她。男人自尊的伤害,他是不肯让自己回头。但是爱情不会离开。

送他下楼,我对他说,一个人犯了错误,如果确信自己还能原谅,那么,给双方一次机会。

他站在楼梯的暗角。他说,直到现在,我还在幻想着我们的婚礼。心情不甘愿,始终不肯相信没有开始的故事,怎么突然结束了。但是,夏露的电话来了。我离他近,听得见她问他什么时候回。他答应着,然后很干脆地挂断了电话。我对他说,你不认为最好的婚礼是应该为夏露准备。我转身上楼。记住一个人,美好足够。

暑期培训持续半个月,决定去的时候,是在一个星期之后。低头猫腰走到教室最后一排,张的眼睛比鹰的还快。他丢过学习册,声音却是忍耐了很久。下了课到我办公室里来!严厉程度让我想起老师对闯了祸的男生说,明天叫你家长来!我低下头,还是要靠这份工作来养活自己。一切听从组织的安排,组织叫我干啥我干啥,紧跟党的步伐。这是张当年教我的大方针。方针对头,什么不愁。张说。

学习内容却是年年相似。加强道德修养篇,提高学习技能篇。两步三走。走研读,走交流,最后是所有的青年教师说课比赛。我在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内看完小梦整理出来的听课笔记。然后,穿过走廊,上楼去张的办公室。张的办公室在楼梯拐角处。走廊里碰到高老师。这位鹤发童颜的老教师,总给我父亲般的感觉。他说,见到张好好说,每个人都需要尊重。我点头,谢过他。

为什么总有人喜欢强调自己的高度。

几天的学习内容我用了一个小时搞定。面对张的训斥,我小声嘀咕。

你这是目无纪律!张铁青着脸,让我知道了自己不该抱有侥幸心理。

小梦说,张怎么了?一时没见你,拐弯抹角打听你;见到你,又像接仇似的,只怕你的辫子不够长。

小梦不理解,我明白。当我不再是他的安慰时,我亦不是他的美好。感情的等量代换让人越来越陌生。我想,我是无话可说。

从张那里出来,上午的学习已经结束。操场上红旗的招展让人感受到假期中校园的宁静。下午没有学习内容,一起在路边餐馆吃过午饭,小梦说,青姐,我们去神话唱歌吧。小梦是我喜欢的姑娘。甜美的长相,有一双清澈的眼睛。

在神话,她也叫过她在机关工作的男友。男友一脸帅气,穿那种机关男人常见的西式长裤,条纹白底短袖衬衫。坐在包间的软皮沙发上,始终在微笑。小梦附在我耳边说,家里人为我介绍的。说我是前世修来的福,今世好姻缘。脸上调侃的神色,不觉自喜。也许正因为此,他十分地珍惜她。每唱完一曲,他都为她鼓掌,递过清爽果汁。

当我选唱的时候,我突然发现我选唱不了。许多更新了的曲目,我根本不会。我的空间里一段时间只有老歌在夜间循环。

青姐,那首当爱在靠近,我听你哼过。

小梦的提醒,我记起刘若英的歌声。暖暖的有淡淡回旋的音律。似闲愁,掠过平静的心海。当爱在靠近,手机台推荐的铃声。当时并没有听过。

真的想寂寞的时候有个伴,日子再忙也有人一起吃早餐,虽然这种想法明明就是太简单,只想有人在一起不管明天在哪里……一天从电脑里搜索出来,听着听着,就喜欢上了这种舒缓、温婉。有时,也哼唱。

跟着机器唱,耳麦里的声音虚拟了现实。小梦说,青姐,我们都被你的歌声感染了。

我笑。一种直达内心的力量,也许这就是艺术的魅力。刘若英“奶茶式”的情歌,捕捉了一些共性的东西。

每一次当爱在靠近感觉他在紧紧地抱住你,每一次当爱在靠近感觉他在清楚地告诉你。他骚动你的心遮住你的眼睛,却不让你知道去哪里。最后一次接到他的电话是在半年前。突然而至的电话打破了夜的沉静。是在十二时。按了接听键。

小青?他叫。手机里的声音听来依旧模糊、飘渺。来自遥远的异地。

是。我是小青。太久分离太少联系。我的声音平静。虽然想念在瞬间抓住了我。

他像昨天刚离开。他说,今天早上我起床就去把头发剪了。短短的平头。从镜子里看自己突然想,这个样子出现在你跟前,你会不会不认得我。

他轻轻嘿笑。然后他说,我过来看你吧。

我突然觉得心里酸楚。我说,宏,我们多久没有联系了。

他说,青,这个不重要。他给我讲这两年他去过的地方。依然给人震撼。

他说,去往雅鲁藏布大峡谷,好像穿越死亡之境地。是在六月天。循着背夫指点的路线行走。森林之中,泥泞沼泽。树林藤蔓潮湿交织。一路看到无数壮丽的景观。各种植物,湍急的河流,大大小小的瀑布。无数在树林中鸣叫的飞鸟。太阳光芒穿透雾气和林阴,疏朗温暖地倾洒。而频繁的地震和雪崩,是惊心动魄的,让人随时感受到生命的脆弱与坚韧。路途的艰辛与危险,最后到达墨脱,我们几个人不禁相拥而泣。青,当你看到我带出来的这些照片时,你会原谅我的。他肯定地说。

那又如何,你能放下行走?或许爱情里有太多自私的东西,没有任何承诺,我突然有想把他抓在手里才算安全。

他剧烈地咳嗽起来。平静后,他的声息在空间里滞留。然后,他说,也许我真的将要停下来。说完,他挂断电话。黑夜迅速吞噬了我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4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