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路向暖,静候花开

一晃若干年,匆匆又夏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临海听涛,立鸿鹄之志, 浩气回荡,抒巾帼情怀, 厚积薄发,誓改千年俗念, 独步文海,白云生处有人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城市的颜色  

2013-07-03 06:27:06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 / 木 子 佳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  遇上你是我的缘

       素,等过了年,如果我们还在联系,我就过来找你。树在电话里说。挂断电话,她看到黄昏后的暗影已经游进房屋,墙壁上的油彩模糊。窗外,突兀的枝桠架空了季节。她拉上窗帘。笑了笑,然后她沉静地坐到电脑前。一会儿,她听到自己喧叫的声音。城市摇滚,她经常在夜间播放。戴上耳机,她发现快乐其实简单。
      
       她叫素颜,一个文静女孩的名字,却有着不安定的灵魂。喜欢打电动,喜欢夜深回家,还要在某些网站逗留,并且留下自己的文字。她说,生命的质地在于运动。如果哪一天我停了下来,那一定是我生命劫难的开始。不相信爱情,却有着爱情的憧憬。她在QQ上的个性签名:如果爱情荒芜,请给我自由。2008年,她开始大段大段地发表文字。网络,纸媒。悲绝热望的文字,仿佛暗夜花开,凄美得让人深陷。松是她的一位读者。在那个夜深如海的晚上,她同意加他为好友。  
      
      松说,遇上你是我的缘。而一段时间,能够成为你的朋友是我最大的心愿。
      
     她问,现在呢?  
      
     现在终于心安。他送给她一张笑脸。骤雪将至,她突然感到一丝温暖。快下网的时候,她答应给他手机发一条短信,以告诉她的手机号码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2  我们一起看云朵

       天空没有云彩,是空的。很多时候,她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。她不让自己停下来。她想,我是不是一个人太久了。当松在电话里说,素颜,我过来看你吧。她说,好啊,我们一起看云朵。

       松在遥远的北方城市。那天,当他出现在火车站口的时候,素颜看到一个明净爽朗的男子,背着旅行包,脸上露出清澈的笑。他一眼认出了她。静若幽兰,是他想象中的模样。HI,素颜,我是松。人群中,他向她招手。素颜走上去,递给他饮料的时候,瞬间有邻家男孩的感觉。

       HI,松。她说。

       他们去松预定的酒店。酒店在汉口以南,商业繁忙地带。松说想感受一下江城的商业气息。如果有机会可以投资。素颜微笑。并不想参与这样的话题。招手叫来taxi。一路上他们并无过多话语。素颜坐在车厢内保持惯有姿势。端然。酒店大堂里,她向他辞别。松叫住她,素颜,我是专程来找你的。

      那又怎么样?她转过身,看着他。她说,松,后来我不是告诉过你,不要来找我。

      可是我已经来了。我想和你在一起。松很固执。

      我明天过来看你吧。素颜不喜欢别人强加给她的意愿。她语气短促,转身走出大堂。

      天色微凉。傍晚时分的江城,新的帷幕已经拉开。车辆如潮,人群似朵,霓虹灯盏次第亮起。奢华迷离的城市,四处弥漫物质颓废芳香的气息。素颜走进一家路边酒吧。吧内少有闲人。午夜狂欢还未到时刻。见有人来,服务小姐并未抬头。淡漠的表情看惯了红尘。她径直坐到原木吧台前,伸手要了一杯喜力啤酒。啤酒入肚,有一丝微苦。素颜想起了宏。那个至今她还不曾忘怀的男人。

     清晨的露珠在叶面上滚动。微风拂来,吹动帷幔。素颜惊悸,蓦地醒来。男子尚在熟睡,胸腔起伏,均匀地发出呼吸。素颜心底温柔,把脸贴近他的肌肤。感觉安宁。

       8点多,男子睁开眼。素颜已经注视他很久。她说,宏,我是这样爱你。

       宏一把揽过她,说,傻瓜,做我女人当然要爱我。宏用力。她在他怀里几乎窒息。可是她舍不得离开他。

       早餐后,宏愉快地哼起了歌曲,并朗声地问她想去哪儿玩。她在房间里,走出来的时候,环抱住他,贴近他的下颔。宏,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。她说。

       宏搂着她来到沙发前,坐下。他说,宝贝,别说一件事,一百件我也得答应你啊。宏用眼鼓励她说。她看着他明朗的脸,永远是这样的俊美。她不禁伸手抚摸。手收回来的时候,她轻轻地说,我想要一个baby。她看他。

      他站了起来。很快地他说,不行。我早就告诉过你我是有过婚史的人。他脸色瞬变,语气坚决。

      她眼泪在眶中打转,她说,孩子不需要你负责……

      别自作主张,我绝对不会允许你这样做。他烦躁地打断了她。他是那么的生气。

      她看着眼前这个男人。爱的时候,她是他的心肝宝贝。自私的时候,他照样不留余情。眼泪落下,她说,你走吧,我们分手。内心挣扎很久,她还是做出了这样的抉择。

       宏在几秒钟内停顿,然后点头,最后走出了她的家门。

       她泪流满面。

       喝到剩下最后一口酒的时候,她清醒地知道,不能再喝了。她不想把自己灌醉。她想让自己清楚,离开宏,我照样可以过好自己的生活。她一直视自己坚强如我。走出酒吧的时候,她抬头对着夜空报以热烈的笑。她笑,不想落泪。

       松从酒店打来电话,素颜,我想你!松在说我想你的时候,与在北方城市一样的动听。如果没有宏,我会不会喜欢上这个清澈的男孩?她问自己。松只有23岁,经济殷实的家庭让他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。这次来武汉是第一次。陌生庞大的城市,在夜间像是一个巨大黑暗的容器。罩住松。他是那么地思念素颜。他说,素颜,我想你!电话里,他是一个无助的孩子,等着素颜的救赎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  3   城市的颜色

       她在晚上阅读。村上春树的《挪威的森林》。绿子说,我所求的只是容许我任性,百分之百的任性。比方说,我现在对你说想吃酥饼,你就什么也不顾地跑去买,气喘吁吁地跑回来递给我,说诺,绿子,这就是酥饼。我却说,我又懒得吃这玩意了。说着呼一声从窗口扔出。这就是我所追求的……每个人的爱情也许有不同。绿子说,那我就好好地爱他,来报答他。就这么简单。因为那份容许,绿子爱她所爱。就像“我”和绿子在晾衣台上的亲吻,那一刻是一种无意中的存留,没有太多的理由或者刻意。虽然随即“我”意识到,这个初秋午后的瞬间魔力色已经杳然遁去了。也不觉奇怪。松的电话在响数次之后,终于安静。

       清晨,她在阳光中醒来。知道松在等她,匆匆洗漱,然后出门。

       若没有那个人,城市是空的。素颜走在大街上,她想,我该给自己一个怀抱。宏是她应该忘掉的人。

       松在她身边一直喋喋不休。他讲他儿时的趣事,说他身边的趣闻,谈他满怀的喜悦。他把他的爱情毫无保留地向她倾诉。直到登机前,他安静了。他说,素颜,我没有想到这么快就离开,但我知道你已在忍耐。

        送走了松,素颜一如既往开始一段工作。她是自由威客,在电脑上设计作品,高价悬赏。她在这个行业颇有知名。经过她设计的作品通常在短暂时间内得以脱手。之后,她拒绝作业。飙车,喝酒,旅游,锦衣夜行。她是这个城市陌生的容颜。因为她想忘记宏。

        又一段新的工作。作品设计完成,她差点忘记这个城市的颜色。是在凌晨,她的手机响起。

        素颜,如果没有了你,城市没有颜色。这段时间,我已苍老。是宏的声音。

        她看窗外,天色微明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微风暴中国新小说
阅读(215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